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逆战仙魔 第四百七十八章 跳梁小丑(第二十二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0:37:12

逆战仙魔 第四百七十八章 跳梁小丑(第二十二更)

夏日炎炎,骄阳似火,洒落万千热浪。

龙凤山上,云蒸雾绕,峰峦叠翠,奇峰林立,古木参天。

龙凤山下,三院门前,人山人海,密密麻麻。现场窃窃私语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黑石擂台之上。

却听守东老人哂笑道:“果然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!”

“彼此彼此!”古袍老者道,“葛老鬼,你也不赖,当年那一战,居然还葬不了你!”

“嘿!我也想早点死,可惜上天收不了我,地府阎王更是不敢葬我,我有什么办法?”守东老头嘿嘿一笑道。

“呵呵,葛老鬼,你说什么大话?当年那一战,你不死也是重伤,现在的你,能发挥的实力不多吧?”古袍老者讥诮道。

“是不多,但也比某人强很多。某人的主身,现在还见不得人吧?我估计是躲在某个角落里等死?”守东老人反击道。

“......”古袍老者无言,这葛老鬼果然还和从前一样,一点亏也不肯吃。

“傲天老鬼,你这分神大法却也了得,一缕分神居然能修炼到这个地步!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假如你的分神不灭,那你等于永远不死?”守东老人道。

古袍老者摇头:“没那么容易!这缕分神只要回归真我,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回到主身身边,否则就会烟消云散!”

“千年之后,又是一个纪元,葛老鬼,你能恢复几成?”古袍老者突然神识传音道。

守东老头摇了摇头,脸色凝重,亦用神识传音道:“我也不清楚,也许八成,也许能恢复到巅峰。”

古袍老者皱眉,传声道:“那样不够!”

守东老头沉重道:“我也知道不够!万年前那场大战,虽说是两败俱伤,但说到底还是我们败了,强者陨落无数,存者更是个个重伤!”

古袍老者问道:“有没好苗子出世?”

守东老人道:“好苗子不少,万年过去,人杰辈出,很多后辈强者已经达到了神庭境后期,再进一步,就可达到飞仙级战力!这一代的九州霸主,更是堪称史上最强皇朝,战力无边。汉唐大帝,深不可测,我即使在巅峰时期,也没把握战胜!”

古袍老者一怔,而后大喜,没人比他更清楚葛守东的巅峰实力有多强。这汉唐大帝居然连巅峰时期的葛守东都没把握战胜,那绝对称得上深不可测。

古袍老者眉头舒展道:“那就好,多一份战力,就多一分把握!”

守东老人轻笑道:“其实也不用那么沉重,八年前又出现了一个盖世天骄!”

古袍老者一愣,能被守东老人称为盖世天骄的可不多,当下好奇问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守东老人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人就像凭空出现一般,没人清楚他的来历!但那一身修为神通,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!”

古袍老者更加好奇,道:“葛老鬼,连你也不知道?”

守东老人点头道:“不错!此人出现之时,只是个幽门境小子,虽说横扫同辈天才,但没人把他当回事。却没想到,所有人都看走了眼!两年,只有两年,此人就在挑战中,从幽门境一路冲进神庭境,而后神秘消失!”

“这种修炼速度,啧啧,确实可以称为天骄!”古袍老者感慨道。

“注意,不是天骄,是盖世天骄!如果只是修炼速度快,你以为我会推崇?我活了多长时间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,什么样的修炼天才我没见过?但此人一冲进神庭境,给我的感觉已然深不可测!”守东老人纠正道。

“嘿!能被葛老鬼称为盖世天骄的人,有机会倒是要见上一见!”古袍老者笑道。

“啪”

古袍老者突然隔空抽了独孤锋一个耳光,但见独孤锋被抽得横空飞起,片刻之后又狠狠地跌落到独孤倩的身旁。

“畜牲,我不杀你,留你一命,给我带个话,告诉独孤世家的当代掌权者,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我回去清理门户!哼,好好的一个独孤家,被他们搞得乌烟瘴气,真是岂有此理!”古袍老者气道。

独孤锋心里愤怒,却不敢有半分表现出来。这古袍老者,名叫独孤傲天

逆战仙魔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跳梁小丑(第二十二更)

,说起来却是他们独孤家的第一代老祖。

只是独孤锋的祖父说过,仿制山河图里面的只是独孤老祖的一缕分神,没有自我,相当于傀儡般的存在。

只要炼化山河图,就能随意抽控独孤老祖的分神,所以独孤锋才敢如此对待这古袍老者,不然就是借他十个胆子却也是不敢的。

“葛老鬼,我先走一步,后会有期!”古袍老者道,话音刚落,忽然化作一阵清风,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“风遁术!”有人赞道。

独孤锋从地上爬起,四周看了看,待确定那古袍老者已经不在之后,忽而对着守东老人愤怒道:“好好好!振东学院居然敢如此欺我独孤家,回去我一定要禀明家主,灭了振东学院!”

“好大的口气!即使独孤天圣站在我面前,也不敢说这大话,你不过独孤家的一个小小子弟,居然敢如此说话!呵,看来独孤家的这一代弟子很有出息嘛。”守东老人哂笑道。

独孤锋闻言一阵大怒。

独孤天圣是谁?那是他独孤家现存辈分最高的老祖,一身修为已然参天震古,即使是汉唐州牧见了也得客客气气,喊一声前辈。

更重要的是,独孤天圣,却是他独孤锋一脉的老祖,对他溺爱有加。这老鬼是谁?居然敢直呼他老祖的名字,这如何能容忍?

“老鬼,你住口!天圣老祖的名字岂是你随便能叫的!有种报上名来!”独孤锋怒道。

此话一出,那罗裙少女脸色直接雪白,赶紧一拉独孤锋,低声说道:“七哥,你别说了!他是葛守东!”

独孤锋却还没反应过来,拂开少女的手道:“倩妹,你别拦着我。管他守东守南守北,敢得罪我们独孤家,通通教训一顿,让他知道我们独孤家的厉害!”

“啪!”

一声脆响,罗裙少女忍不住抽了独孤锋一个耳光,但见独孤锋的脸上,一个巴掌之印清晰可见。

“倩妹,你打我?”独孤锋不敢置信地看着独孤倩问道。

“打的就是你!七哥,你能不能别那么草包?他不是什么守南守北,他是葛守东!是葛守东!是长老出门之前千叮万嘱我们不能招惹的对象!”独孤倩胸口起伏,带着哭腔对着独孤锋喝道。

独孤锋闻言,脸色徒然发白,满眼惊恐地看向守东老头,竟是连脸上的火辣疼痛也忘记了。

由不得他不惊恐。振东学院虽然没落,然而青州三院长,葛守东在他们家族心目中却排在第一,稳稳的盖过了皇天学院和仙道学院的院长,被再三警告成绝对不可招惹的对象。

传闻,葛守东曾经一叱,三大天突境强者直接化成了血雾,形神俱灭。葛守东之强可见一斑。

“真是糊涂,怎么把这煞星给忘了!”独孤锋战战栗栗地想道,转而一巴掌甩向脂粉少女。

“啪!”

脂粉少女没想到祸从天降,这一巴掌拍得正着,脸上的粉末脱了一片。

“锋哥,你打我!”脂粉少女一唔脸庞,不可置信地叫道。

“打的就是你!婊子,要不是你,我岂会冲撞了葛院长?黑石瑰宝,又岂是你这婊子能拥有的!”独孤锋怒道。

“好好好!独孤锋,算我瞎了狗眼,居然跟了你这种没担当的男人!你给我等着,今日之耻,他日必将双倍奉还!”

脂粉少女满眼怨毒地看着独孤锋,那眼中的仇恨,就是守东老人看了也一阵心惊。

看完之后,脂粉少女一唔双脸,哭泣着冲出了人群,竟是连院试也不参加了。

“哎,何必呢!”有家长叹息。

“是啊,我认得她,那是青州城谢家的千金,叫谢雨彤。家境虽不及独孤家尊贵,却也算得上是个大家闺秀。”另一位家长附和。

“可不是!唉,可惜了!多好的一个女孩,要家世有家世,要相貌有相貌,又何必把自己装扮成那样,作践自己?”又一人叹道。

“呵!倒没想到院试之前还上演了一场好戏,先是妹妹扇哥哥,后是哥哥扇情人,有意思!”守东老头哂笑道。

独孤锋与独孤倩闻言,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却又不敢反驳。

独孤锋强忍着怒意,努力挤出一丝笑容,赔笑道:“葛院长,小子一时被那婊子迷了心窍,冲撞了您老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过小子这次如何?”

“嘘!”

“没担当的男人!”

“傻了吧你?有事把推到女人身上,这种人还算得上男人吗?”

“也是!”

“原来还觉得那脂粉少女恶心,现在我倒是替她鸣不值,居然跟了这种男人!”

独孤锋此言一出,人群中嘘声骤起,各种讽刺之声飘忽而来。就连与他同行的两个少年也在此刻离他远了一下。

“滚吧!跟你计较,我还丢不起这人!”守东老人冷声喝道。

却在此时,彤石擂台之上,一声冷笑徒然响起。

......
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如何乘车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来院路线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费用高么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能用医保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