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符道巅峰 第八百一十八章 四面楚歌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4:14:11

符道巅峰 第八百一十八章 四面楚歌

温宏儒并非符师,却想要将离火神符据为己有。

当他发现石飞羽死而复生,自己好不容易营造的优势被其打破后,便起了疯狂之心。

修炼之人或多或少都有着神魂之力,只是有些人并不能将其放大。但是这并不影响温宏儒使用离火神符。

不过在他将自己神魂之力灌入其内之后,脸色却是猛然一变,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脸色剧变,失声大叫中,被其抓于掌心的离火神符,突兀炸裂。

那般炸裂之下,顿时让温宏儒整条右臂都是瞬间灰飞烟灭,而后,漫天离火狂涌,将其卷入其中。

随着离火汹涌,來自神魂本源的剧痛阵阵侵袭,让那处于深蓝火焰中的他,都是忍不住发出凄厉惨叫。

离火神符早已和石飞羽神魂本源相连,如果不是石飞羽心甘情愿解除这种联系,离火神符是绝对不会落于旁人之手。

先前温宏儒以为他早已丧命,才误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离火神符。

但落于其手的,只不过是一道离火神符分影,真正的神符本源,依旧在石飞羽脑海之中。

有时贪婪可以促人上进,但是过分的贪婪,却能令人毁灭。

温宏儒也是在将自己神魂之力灌入其中的一刻,才猛然明白那并非离火神符。

心中虽然明白,但是想要收手已然來之不及。

这道符咒本就是石飞羽用神魂之力凝聚,被他神魂闯入扰乱之下,怎能不爆。

听着从漫天离火中传來的阵阵惨叫,所有人心神都是为之一凛。

温宏儒承受这种痛苦,也是他咎由自取,怨不得旁人。

但随后庄凯就以反应过來,急声询问道:“东西会不会也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漫天离火便如潮般急速涌退,等到离火散尽,那温宏儒竟一如庄凯先前,双膝重重的跪于地上。

“呵呵,果然好手段,佩服……佩服。”

双膝跪于地上,失去右臂的温宏儒突然抬头,目光狰狞的盯着石飞羽,森然冷笑道。

方才离火已然闯入脑海,欲将其神魂本源焚毁,若不是最后突兀散去,此刻恐怕已经变成了一具无魂之躯。

这种针对神魂本源的恐怖攻势,则让温宏儒心中充满了恐惧。

随着恐惧蔓延,他也逐渐明白,石飞羽其实早已暗中布棋。

从一开始迎战庄凯落败,到遗留离火神符,再到方才离火神符爆裂,一切都是在正对自己。

而正是这种布局,才让一向自诩不凡的他,由衷感到惊惧。

不过惊惧过后,温宏儒的脸上却有着浓浓笑意:“你以为自己真的赢了么。”

“至少你输了。”

面对着他那狰狞笑容,石飞羽面色微寒,脚步缓缓向前走去。

“说得好,但是我得不到的东西,谁也别想得到。”

在他脚步缓慢前行中,温宏儒突然站了起來,将那两件代表着通过测试的长袍取出。

长袍取出,掌心源力狂涌,竟是打算将其毁灭:“沒有了这两件东西,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完成这场测试。”

“混账。”

见他死到临头,还不忘了要毁掉测试所需之物,庄凯当即咬牙怒喝起來。

“无妨,测试最终名额只有三人,他毁于不毁又有何关系。”

不料在庄凯心中为之焦急不已时,石飞羽却突然冷笑着说了一句。

这句话也直接让温宏儒脸上表情凝固,心神沉了下去。

的确如石飞羽所言,现在毁与不毁这两件东西,已经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谁能够活下。

“那我也不能便宜了你们。”

虽然明白这两件长袍已经不再重要,但温宏儒依旧受不了这种打击,面色狰狞中,掌心源力立即轰鸣起來。

嗤。

不料这两件长袍即将被毁其所毁的一刻,在他身后突然有着一道身影鬼魅而至。

这道身影出现之后,沒有丝毫犹豫,将手中所握半截骨扇,从其背后狠狠刺了进去。

半截骨扇入体,也让温宏儒掌心疯狂涌动的源力轰然而止。

待他缓缓转头,看清那出手之人的容貌,眼神惊愕:“子……子安师妹。”

“别叫我师妹。”

在其转头开口之时,站在背后的温子安,猛然抬起手臂,一掌将那骨扇打入了其体内。

随着半截骨扇打入,温宏儒口中当即鲜血狂喷而出,神色充满着不可置信。

“这都是你咎由自取。”

望着蔓延不可置信,站在那里的他

符道巅峰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四面楚歌

,温子安双眸冰冷:“在你对我暗中出手时,就该料到有这么一天。”

听着从其口中传出之言,温宏儒突然冷笑道:“是啊,你能等到现在,已经让我感到意外,可是师妹,如果我不那么做,又如何能为流云岛带來荣耀。”

“这种荣耀只属于你自己,与流云岛无关。”

对于这番狡辩之言,温碧儿却是懒得理会,手臂轻抬,从其掌中将那两件长袍缓缓拿了过來,旋即漠然向前走去。

盯着她的倩影,温宏儒若有所思,眼中神采逐渐暗淡,气息全无。

排名第二,拥有着轮回镜中期修为之人,就这么死在了众人眼前。

看着缓缓走來,眼神沒有丝毫情绪波动的少女,石飞羽心头顿感惊讶。

先前他们都是在忙于拼命,并未想到这温子安一直未曾露面。

谁能料到,这个女人会用如此方式出现,而且一出现,便是将让他们都感到棘手的温宏儒毙命。相比起來,这才是一个狠角色。

“这是你们要的东西。”

迎着四人凝重目光,温子安将一件紫黑长袍拿出,放在地上,旋即站在那里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们。

这般意思已然十分清楚,两件长袍她必须留下其一,而另一件就看谁有本事得到。

目光一凛,石飞羽偏头看着那不远处的庄凯,突然笑道:“多谢子安姑娘美意,不过我觉得这件东西还是给庄兄为好。”

“为什么这样说。”

听到他的笑声,庄凯脸色微沉,似是略有不满。这种谦让,对于向他那样的轮回镜中期强者來说,无疑是一种莫大羞辱。

“喂,你疯了。咱们费尽心机,为的不就是想要得到它么。”

这时,温碧儿也是变得焦急起來。如果石飞羽执意要那件长袍,加上自己与温子安的关系,庄凯是绝对不敢多说什么。

可是现在,这个家伙居然把即将到手的东西,就这么送给别人,让她怎能不急。

“沒什么,我有更好的选择。”

不过石飞羽依旧坚持己见。

这般坚持,也让温碧儿脸色骤然沉了下來,旋即赌气般的哼道:“你不要,我要。”

说着,竟是真的向那件放在地上的长袍走去。

“碧儿。”

不料在其快步前行中,立于对面的温子安,却突然开口厉叱。

厉叱声也让温碧儿脚步突兀停顿,旋即满脸不解的盯着她,似想多问。

但她随后发现,温子安只是冲着自己轻轻摇头,并不开口。

“哈哈哈哈,我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

见此情形,庄凯顿时仰头狂笑起來,在那狂笑中,有着一股复杂的情绪掺杂。

通过测试的名额只有三个,而所有通过之人最终要去的,是屠魔圣地学院。

作为举办方,屠魔圣地如果沒有人能通过测试,那么即使获得名额,最后恐怕也不会顺利进入学院。

只是这种给予上的优势,对庄凯來说,却有些无法接受。

虽无法接受,但他身为四大古族庄家之人,进入学院是毕生所求,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,都无法拒绝。

狂笑片刻,庄凯猛的冲着石飞羽、温子安等人拱了拱手:“这份人情,庄某会铭记在心,多谢。”

说罢,大步流星,上前将那件长袍抓了起來。

温碧儿看着东西就这么落于庄凯之手,顿时无奈一叹:“接下來咱们怎么办。”

“接下來。”

不料石飞羽听到询问,脸上却有着浓浓笑意出现:“三件长袍只见其二,我们还能怎么办。”

说着,他的目光却是缓缓转向了申屠成天:“我想这最后一件,应该是在你身上吧。”

“是又如何。”

面对他的询问,申屠成天脸色猛然一变。

而石飞羽听到之后,脸上并无多少惊讶。

从來到这里,发现巨石上摆放着两件长袍开始,他就以明白,东西一定全部在此,只不过是被人刻意留下两件作为诱饵。

随后,申屠成天带人出现,也证实了这种猜测。

只不过后來众人忙于战斗,谁也无暇追究那最后一件特殊的长袍去向。

如今温宏儒气息全无,而他也将这件事情翻了出來。

“承认就好。”

微微点头,望着那站在远处,目光愤怒的申屠成天,石飞羽不由得笑了笑,道:“是你自己拿出來,还是我们动手。”

“你们。”

听到其所言,申屠成天却是不屑。

岂料这种不屑未曾消失,就以彻底凝固在其脸上。

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庄凯、温碧儿、温子安三人,竟全都向前踏出一步。

如此阵营,当即让申屠成天感到震惊。

“现在还有什么可质疑的么。”

在他震惊不已时,石飞羽口中也有着一道戏谑笑声传來。

无论是庄凯、亦或者温子安,都是欠着自己人情。这种时候,自然知道该站在哪一边。

何况先前申屠成天与温宏儒联手,还将另外两名屠魔圣地之人抹杀,这笔账庄凯又怎能轻易放下。

三位轮回镜,再加上拥有着超越常人战斗力的自己,今天就算一人一拳,也足以将其轰碎。

望着缓步毕竟,散发出森然杀意的四名青年男女,申屠成天猛的发现,自己处境居然变得腹背受敌,四面楚歌……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风清扬开新书了,大家速去围观《吞天记》

河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河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河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河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河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