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猎杀地狱恶魔 第十章 平匠巷之花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22:50

猎杀地狱恶魔 第十章 平匠巷之花

孪生异种尸转过身,缓缓举起两条手臂,手腕断处汩汩的冒着腥臭乌黑的血液。

而它那张血齿巨嘴,几乎被一刀切成了开瓢葫芦,诡异又恐怖。

“大人……厉害……”

孪生异种尸仿佛不在意自己的身体,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磕磕绊绊,竟是在夸赞齐玄策。

齐玄策却知道地狱亚种拥有极强的断肢再生能力,只要不彻底将其毁灭,这点伤势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果然,

只见孪生异种尸眼中的赤色竖纹瞳孔猛然增大,一股黑雾从断腕和嘴巴处溢出。

黑雾不停氤氲,眨眼间,断肢重生,伤口愈合。

前后不过三秒钟,孪生异种尸已恢复如初。

“大人厉害……可还不够……”孪生异种尸喋喋一笑,原本就已高大的身形忽然又暴涨一截,老树皮般的皮肤不停蠕动,眨眼覆上一层角质硬甲。

“你奶奶的……”齐玄策手中短刃灵巧一番,后退两步站定。

此时,孪生异种尸身高至少两米,全身覆甲,两只粗壮下肢支撑起弓起的背脊,头大如斗,锯齿血口不停开阖。

“我也没指望这么轻易就能收拾你,不过时间还早,咱俩慢慢玩。”

齐玄策忽然舔了下嘴唇,狭长眸子里生出一股兴奋光芒。

一人一尸静立片刻,瞬间碰撞在一起!

阴暗的下水道骤然响起一阵阵沉闷的拳脚相交声;

孪生异种尸一身怪力,举手投足皆可开碑裂石。齐玄策则手持短刃如随身游龙,膝肘迎击毫不逊色。

啪啪啪啪啪……

如中败革的一连串击打声接连不断,

猛然间砰地一声,齐玄策捂着腹部踉跄着退开,腹部显出一道漆黑拳印。

孪生异种尸则立于原地不动。

只不过硬甲下的胸膛破开一条近尺长的骇人伤口。

这一番近距离搏击,双方算是平分秋色。

“嘶……”地狱亚种低吼着,任由乌黑血液横流,“大人……有些弱小……”

“是么?”齐玄策眯起双眸。

孪生异种尸的强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但是,平匠巷对付地狱亚种,靠的从来都不是拳脚。

“那你尝尝这个。”

他将短刀插回小皮箱,又摸出一枚巴掌大小的金符。

金符呈六芒星状,即便在阴暗的下水道里,依旧散发着隐隐金光。

“该死……大人怎么能用人间之物……”

一见那金符,孪生异种尸忽然咆哮连连,听那语气,仿佛还有点怒其不争的样子。

齐玄策愣了愣,蓦地破口大骂:“用什么和你有鸡毛关系?神经病!吃老子一记平匠巷之花!”

随着一声喝出,那枚金符骤地化作一团巨大的六芒星金光升起。

平匠巷之花。

这名字源于瘦老头的恶趣味,却是地地道道的平匠巷四大镇符之一。

旋转的六芒星金光眨眼升至头顶,下水道里登时金光一片

猎杀地狱恶魔  第十章 平匠巷之花

,无数金色锁链垂下,将刚要暴走的孪生异种尸困在原地。

孪生异种尸嘶吼不断,浑身逼出缭绕黑雾,黑雾与金光锁链彼此侵蚀,发出滋滋啦啦之声。

眼见对方暂时破不开平匠巷之花的金光结界。

齐玄策赶忙趁机揉了揉小腹,苦笑道狗日的,排名八十二怎么比九十七的贪尸猫厉害那么多,冷不丁挨一拳,肠子都快疼的打结了。

不过现在嘛,就一切尽在掌握了!

齐玄策从随身小皮箱里摸出一个白色药瓶,拧开盖子,不理会孪生异种尸一对赤红眼珠子,围着它轻轻洒了一圈。

“落在我手里也是你的造化,咱们平匠巷对付地狱亚种从来都是两个字:专业。”

齐玄策将药瓶塞回皮箱,又摸出一件火焰状的铜符,嘿嘿一笑,捏着铜符一指,一道炽白火焰从白色粉末上拔地而起,整整一圈火墙熊熊燃烧。

火焰极为凶猛,却奇怪的不见一点热气流露,可中间被圈起来烧烤的孪生异种尸又发出无尽痛苦的呼嚎。

它发了疯般的想冲出火墙,又被头顶的平匠巷之花牢牢锁在原地。

一时间,下水道里只听怒吼惨呼连连,齐玄策则抱着肩膀冷眼旁观。

“敢说老子弱?呸!老子刚才只是练练手!”

“嘶~~~吼~~~”

火焰没有温度,却把孪生异种尸烤的上蹿下跳,奈何金光锁链异常坚韧,任凭它如何挣扎,就是脱不出半步。

渐渐的,孪生异种尸挣扎的动静小了下来,高大的身躯变小,可怖的大头颅逐渐化回人形。

又过了片刻,赤色瞳孔由红转白,孪生异种尸竟慢慢变成了一个瘦高的少年模样。

谢长鱼。

那个弑母的京大高材生!

眼前这一幕,也让齐玄策有些意想不到。

孪生异种尸,顾名思义,就是共用一具身体的孪生异种,一人一尸共存。

问题是,现在的谢长鱼还算人吗?

齐玄策有些拿不准,拿不准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那个不负的师父瘦老头没教过……

“放开他!”

就在齐玄策愣神之际,从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尖叫,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花花娇小身影猛然冲了过来。

是晶晶。

这姑娘还真是情真意切,眼见可怖的怪物变成了情郎,第一时间扑上来,对着齐玄策又抓又挠。

关键是,她身上还没有一块遮体的布……

如果出于人道主义以及对女性同胞的关怀,齐玄策似乎应该退避三舍,最不济也要把眼睛闭上。

然而,

他没有,

他只是伸出一只修长的手,掐住了晶晶柔软的脖子,然后转头看向了谢长鱼。

没了黑雾护体,谢长鱼快被头顶的金光锁链勒成了麻花,所幸火焰似乎只对地狱亚种有效,他还不至于被烤成炸麻花。

“我……我在哪儿?”

火焰圈里谢长鱼脸上满是疑惑,不过当他看到被齐玄策扼住脖颈的晶晶,马上怒吼道:“放开她!”

同样的语气,同样是三个字,唯一的区别只是他和她,但蕴含的情感都是相同的真挚和浓厚。

齐玄策不禁想起了自家老头,暗道果然,只有嫖客与三陪小姐才是真爱……

“我杀了人,自会有法律判我死刑,请你,放开她……”谢长鱼被金光锁链勒的涨红了脸,却仍用乞求的目光说道。

谢长鱼表现出的状况有些奇怪,他知道自己弑母,可似乎并不知道孪生异种尸的存在……

齐玄策也有些疑惑,

可他实在不愿意一边被女人挠一边解惑,

所以,修长手指轻轻发力,不断挣扎的晶晶便无声昏了过去。

这一幕无疑又刺激了被困的谢长鱼,只见他大吼道:

“混蛋!我要杀了你!”

贵阳治疗妇科方法
贵阳治疗妇科费用
贵阳治疗妇科医院
贵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贵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