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补天道 七七九 絮絮谈往事,凿凿问将来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43:29

补天道 七七九 絮絮谈往事,凿凿问将来

云开月明,漫天风雨过,已经是夜晚。

孟帅伸了个懒腰起身,感觉竟然特别好,比在地势谷悠闲度日的感觉还好。这或许就是大功告成的成就感吧。

抬头一看,月明星稀,难得的好天气,孟帅招呼了一下自己的伙伴,就见孟会凌并不在这里,想来自己呆的时间不短了,毕竟他是用龟息功在修炼,龟息功的好处是效率奇高,坏处就是动不动就睡过去,看月上中天,他已经睡到了三更半夜。孟会凌虽然关心他,也未必要一直等着他起床,毕竟他不是小孩子,孟会凌也不是奶爸。

将同伴们收起来,现少了石龙,再仔细一看,自己收集的眼眶骨也不见了。想来是石龙自己收走了

补天道  七七九 絮絮谈往事,凿凿问将来

,不由微感怅然,不过也不在意。毕竟他和石龙只是临时的战友,同仇敌忾,敌人解决了,自然就各自分开。

他只是奇怪,那眼珠是想安上就能安上的么?不需要人辅助么?又或者石龙已经找到人了?比如白也?

尝试着叫了几声白也,果然也找不到人,孟帅姑且将他们算作一起,也便放下心来。

最好白也快diǎn回来,孟帅还有事问他,比如説那个黄金右眼。那东西不知怎么处理。

黄金眼的神通广大他当然看出来了,但消耗也大,一个左眼就够瞧的了,再来个右眼,他怕自己消耗不起,更怕左右黄金眼互相冲突,把自己给废了。再説,那东西粘糊糊的,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。

再次调息片刻,孟帅惊喜的现,吸收化形甘霖之后,自己的修为大有长进,真气丰沛纯净,抵得上十年苦功。若非他积累不足,这一下就算冲上混元中期也未可知。这还不算对空间武道、驯兽术等武技的领悟。如此看来,这一次的收获实在不小,生死之间的战斗还是大有好处的。

最后一步,将山巅散落的碎骨收了起来,毕竟是蛟龙骨头,应该是有用的,封印中还能用得上。收的过程中,他现骨头少了不少,心中一惊,以为是蛟龙化了一部分魂魄?走,紧接着反应过来,应该是孟会凌也收了一部分材料,剩下的是给他留着的。

收拾之后,孟帅沿着山dǐng下来,行至山腰,就见月光下一道身影等在那里,一双精光闪烁的瞳仁和自己对上。

孟帅诧异,没想到下山来第一个见到竟然是他,道:“冯先生怎么上来的?”

冯源轻声道:“恭喜公子如愿以偿。”

孟帅道:“同喜同喜。”他还是诧异,冯源这轮椅看来也不怎么高端,怎么能爬上那么崎岖的山道?

冯源在轮椅上微微欠身,道:“在下听説,公子这一路波澜丛生,屡遭意外,皆是源策划不周的缘故。愧对公子。”

孟帅道:“别客气,本来和你不相干。”他之所以这么説,确实冯源在这件事上没什么大用,但毕竟对他了解老龙根底有益。那些意外更不可能归咎于冯源身上,加上孟帅现在化险为夷,心情大好,也便不计较许多。

冯源接着道:“今后定不会如此。若再有险您于险地之事,源当提头来见。”

孟帅嘴角一抽,道:“先别提以后。你的口气让我想起了小人书里的人物。你该看diǎn与时俱进的进步文学了。”

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,孟帅道:“下山。”随手一推冯源的轮椅,推着他沿山路下去。

到了山下,孟帅道:“送你回你的老巢?”

冯源轻轻咳嗽一声,道:“不着急。现在是晚上,没有阳光,我呆的很舒服。正好和您聊一聊。”

孟帅哼道:“聊什么?”

冯源道:“很多……比如説,将来?”

孟帅又觉得头疼,道:“我和你的将来?”

冯源摇头,道:“我的将来无足紧要,是您的将来。”

孟帅哦了一声,冯源道:“您不觉得,自己一向过的太随意了?平时无事便好,有事便知艰难。譬如这次,是否在人手上觉得捉襟见肘?您运气不错,这里有您的父亲和虎王。但他们只是恰好在龙虎山,可以帮到您,这只是适逢其会而已。您的运气不可能一直这么好。山主在龙虎山,也不能随身带。弱在外面遇到事情,谁来帮您?您还调配的开么?就算有计划,没有人手,许多计划不过一纸空文,只靠热血上头的拼命,实在是将自己的性命儿戏了。”

孟帅道:“你建议我招人手?”

冯源道:“我建议您给自己打牢基础,组建班底。班底稳固,才是您向上的阶梯。有了班底,就好比占领了实地,才有向外扩张的基础。”

孟帅扶额,道:“听起来很麻烦的样子。”

冯源道:“若不麻烦,要我何用呢?”

孟帅翻了翻眼,道:“不要老强行捆绑好么……从头到尾也没你什么事儿。”

正説着,只听有人大吼道:“喂,你这小家伙,怎么还在这里呢?”只见一个黄眉大汉过来,正是虎王。

孟帅道:“正好,让他把你捎回去。”説着推着冯源过去,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眼虎王,不由得惊讶,原来虎王身上臂上得的绒毛褪去了不少,皮肤变得光滑起来,身子也更加挺直,若説当时见时,他还半人半虎,现在已经和人无异。

虎王看他的样子,也不由得意,道:“那化形甘霖很有用处,我吸收了一些,又是大大的长进。看样子我离着真正的大妖也不远了。”

孟帅拱手道:“恭喜恭喜。虎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恐怕连之前的龙祖也未必比得上了。”

虎王摇手,道:“这个吹捧的过了。那老家伙确实了不起,不再练上一两百年,老子根本抓不住他的尾巴。”説完看了一眼冯源,道:“你怎么出来了?哦,我忘了,你们关系不错,想必是担心他出来看看。小子,让小冯从山洞里出来,你的面子不小。”

孟帅打了个哈哈,道:“是啊。”紧接着问道,“您怎么知道我们关系不错?”

虎王道釩“他説的啊。你们关系很不错。上次老蛟龙要对少轩不利时,小冯给我报信,就説过你们关系很好。”

孟帅一怔,道:“原来上次丢失蛋的时候,您及时赶到,是他报信的啊?”

虎王道:“是啊。”

孟帅沉默片刻,道:“您都没有问他,他怎么知道的么?”

虎王一怔,道:“有什么可问的?小冯虽然身子差一diǎn,但知道的可多了。我不知道的事,他都知道。我要是一件件问,哪里问的过来?照他的话去做不就行了?你看,他説要赶过去救人,我就赶过去,不是果然救下了少轩一命么?”

孟帅竖起大拇指,道:“到底是虎王阁下,一下就抓到了要害。您是要回虎峰么?”

虎王道:“是啊。刚刚去找少轩,正好他晋级混元境界,便留了一会儿,现在他成功进阶,我也放了心,便回去了。”

孟帅大喜,道:“大哥进阶了?太好了。”

虎王道:“因祸得福吧。接天涯那地方,确实离着天近一diǎn。等他稳固境界,我便收他入虎穴,好好锤炼一番,还有大长进。对了,这小子……”他指了指冯源,“我最近要入虎穴,一年半载出不来,这小家伙你帮忙看着diǎn儿?”

孟帅垂目,看了冯源一眼,道:“行。”

等虎王走了,孟帅目送他背影离去,道:“头脑简单,作风勇猛。言听计从,从不坏事。名下有地盘,有产业,还有忠心的小弟无数。我觉得他适合你嘛。”

冯源咳嗽道:“您知道,我不可能就这么diǎn儿追求。”

孟帅哼了一声,道:“你倒是看得长远,所以提前留了后路。”

冯源道:“我説过,我不是顾头不顾尾的人。”

两人皆是指向冯源通知虎王的事情。若非虎王及时赶到,钟少轩恐怕早已身死,这件事能解决,最开始就是冯源未雨绸缪。

只是冯源也不是好心,他知道龙祖的谋算,通知了虎王,却不通知孟帅,反而因此大做文章,通知虎王只是防止事情走向不可控的境地,给自己留下后路而已。这一diǎn,他和孟帅都心知肚明。

然而因此就否认冯源的作用,也是不对的,至少孟帅不这么认为。他是论迹不论心派,但有善行,不必在意有没有善心。有心为善远强于无心做恶。

想清楚这件事,孟帅缓缓道:“这篇揭过去了。”

冯源轻笑道:“您果然是仁慈而宽厚的人。”

孟帅道:“别吹捧了,刚见面吹捧吹捧也罢了,现在还不停地吹,不嫌恶心么?尤其是你有所求,我更不敢信你的吹捧了。”停了一停,孟帅道:“你以前一直考虑我的将来,没考虑过你自己的将来么?”

冯源低声道:“我?将来?我从没把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。我从来就没有过将来。”

孟帅道:“那是你看不到,或者説是蒙着眼睛不愿意看到。我的意思是,你有没有想过,把你的残疾治一治?”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免费热线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住院费多少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的治疗费高吗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看病价位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价钱多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