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【梧桐小说】烟囱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5:35:36
——走黑道的,也能青云直上,正如小人物狡黠的生存之道。
冶炼厂的锅炉拆除后,新建了一栋豪华的办公楼。就在办公楼的右前方,那座高高的烟囱仍然矗立在那里,破旧,肮脏,和这崭新的大楼是那么的不协调。
新上任的孙厂长很迷信,这天午睡的时候,梦见这座烟囱突然鲜血淋淋,一个人对他大喊一声,就从高高的烟囱上跳了下来。孙厂长心里直发虚,猛地睁开眼睛,拉开窗帘,仿佛看到窗户后面竖立一道高高的墓碑。
孙厂长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,拨通电话叫来办公室胡主任。胡主任屁颠屁颠地跑进来说,几年前曾经有人从那高处跳下来,摔得死死的。
孙厂长心里越发不安,命令胡主任一定要尽快拆除那座晦气的烟囱。胡主任说,这座烟囱用定向爆破费用大约需要一二万元,人工拆除的价钱也差不多,按工时来算二十天左右,成本比爆破还要高。但是爆破有条件限制的,周围必须有一二十米的空间。第一,这烟囱北面两米是行政楼,第二,西面紧邻厂招待所,第三,东边是职工宿舍,第四,南边紧挨着街道,胡主任一个劲地强调说。
孙厂长生气了,骂他,你猪脑子呀,不会用人工拆除?
胡主任几次安排工人拆除,工人们都觉得这项工作太危险了,报酬又少,有人围观看热闹,没有人真愿意冒险。
无奈之下,胡主任请示孙厂长,决定面向社会实行招投标制。拆除烟囱的费用从开始的五千元涨到八千元,最后涨到一万二千元,还是没有人愿意干。
告示换了一张又一张,贴了一遍又一遍。好多天了,外面来问询的人不少,但走近烟囱一看,都是直摇头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一个月过去了,那座烟囱还是顽强地矗立在那里,像是奚落,又像是示威。
何天杰曾开着自己的拖拉机给冶炼厂送过煤炭,这天去厂里讨要拖欠两年多的货款。拖拉机停在厂门口,他无意中看到这张告示,不禁心里一动。
何天杰找到冶炼厂办公室胡主任,哀求把拖欠的货款还给他。胡主任百般推诿,让他先去找一把手孙厂长批条子。
孙厂长推脱,说:“现在厂里效益不好,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何天杰说:“这点账都欠两年了,我都来了好几次,每次你们都这样说。什么时间给,能不能给我个准信儿?”
孙厂长狡黠地一笑,说:“这——我也不敢确定。我就是把条子给你批了,财务处那没钱,你还是得不到。”
何天杰好话说了一萝筐,孙厂长还是不肯在那张欠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何天杰没办法,正要失望地离开,忽然想起在厂门口看到的那张告示,就问孙厂长:“我可以拆除那烟囱吗?”
孙厂长正为这件事发愁,听何天杰这么一说,高兴地答应了。
何天杰说:“你先把欠我的二千块货款还给我,我也不要一万二了,你给我一万就行,那两千块钱归你。”
孙厂长有些怀疑,像是没听明白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何天杰说:“协议该怎么签还怎么签,我只要一万块,那两千归你。”
孙厂长高高兴兴地在那张欠条上签了字,并叫来财务科长当场支付,又叫来胡主任和何天杰签订了拆除烟囱的协议书。协议上规定:何天杰负责拆除烟囱,清运建筑垃圾,不得破坏办公楼,不得影响厂内的正常生产,一切安全由何天杰自己负责。最后,孙厂长意犹未尽,想了想,又让胡主任补充一条:出现任何意外与冶炼厂一概无关。
孙厂长还很大方地说,那些拆下来的砖块、钢筋之类的,厂里不要,全都归何天杰所有。何天杰很高兴,正好可以用这些旧砖块,在家里砌起几个猪圈。
孙厂长看何天杰答应得这么爽快,心里有些狐疑,和胡主任示示眼色。临到最后,又在那张协议书上补充了几句话:限期两周内清除完毕,否则分文不得,还得支付厂方两倍的违约金。
何天杰不假思索,一口答应了。
孙厂长看着何天杰瘦小的身影走出了门外,得意地点点头,不怀好意地笑了笑。
这个烟囱是乡里最为显著的地标性建筑,人们在五六公里以外都能看到那个四五十米高的红柱子。烟囱为砖砌结构,分青红两色,上青下红,上半截的青砖与蓝天白云连成一色。人们走到跟前向上仰望时,不知道是云在走,还是心在抖,总感觉它会随时要朝你扑面压来。让人欲跑不能,浑身毛孔张开,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感。
这座烟囱曾经是乡镇工业发展的标志,也是全乡群众的骄傲。如今,这座曾经象征工业现代化的烟囱,却成了孙厂长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自建厂以来,由于烟囱太高,几乎没有几个人登过顶。听个别爬上去人下来之后说,大烟囱的上边风很大,不论天气多么炎热,上下一趟,都会浑身冰凉。大家议论,一半原因是上面风凉,主要还是受到了惊吓。因此,那几个敢于登顶的不知名的人物,就成了大家传说中的英雄。而那个不幸从烟囱上跳下来的人,也只是爬到了一半,两腿发软,失足跌了下来。
这天一大早,何天杰送孩子上学后,开着拖拉机,载了老爹、妻子和小女儿,还有干粮和水,来到冶炼厂。时间还早,不到上班的时间,工人们大都还没有来。
何天杰站在烟囱前,仰头看这烟囱,像插入云端。他紧了紧腰带,抓起烟囱上嵌着的一溜铁环向上攀登。瘦小的他像机灵的猴子一样,一下子跃到了半空中。腰里拖着的绳索,像一条长长的尾巴。
地面上,何天杰的老婆瞪大眼睛,一眨也不敢眨,视线随着何天杰一点点地往上移。她的一颗心快被提到了嗓子眼,手里握住的绳索一点点延伸。
何天杰站在高处往下看去,他们个个都像“小矮人”。有几个人在地面走来走去,还不时做出双臂向上张开的姿势,看着甚至有几分滑稽。
何天杰脸上挤着笑,嘴里念叨着,慢慢的,慢慢的向上攀……
终于攀到了烟囱的最顶端,何天杰看云彩从身边飘,望行人在脚下走,任呼呼的风穿身而过,凭快活的小鸟在眼前飞舞。这一刻,男人的豪情盈满于胸,舍我其谁的豪气洋溢周身,何天杰在欣赏家乡美景的同时,也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人生滋味。
灿烂的阳光映照着高高的烟囱,还有烟囱上抡着铁锤的何天杰,构成了一幅壮美的剪影。
何天杰站在窄窄的烟囱沿上,抡起三尺多长的铁锤挨个砖敲打,敲完一块砖就挪一步。他就这样围着直径约两米的烟囱筒一点一点地转。
在相当于十几层楼的高空,何天杰身上的防护措施只是用一条棕绳当作安全带。安全带的一端拴在烟囱爬梯的扶手上,另一端牢牢地捆在他的腰间。
远远望去,何天杰的每一步都挪动得很踏实,很稳重,给人的一种错觉是,他那两只脚不是站着,而是抓在烟囱沿上,同时,他通过慢慢的站起、蹲下和抡锤等动作,来保持身体的平衡。
工人们陆陆续地来了,时不时停下脚步,又远远地站着,不敢走近前,生怕被飞落而下的砖头砸中了。
他们抬起头,向灰白的天空中寻找那个缓慢运动的黑点,压低声音提出种种疑问:
“为什么不搞定向爆破?”
“不知道这位大侠究竟是买了哪种保险才敢接这样的‘工程’?”
“是不是立下了生死状的?”
“要钱不要命!”
“老天爷啊,保佑他吧!”
......
地面上这些人的疑问,何天杰浑然不觉;而这些人的期望,他却感觉得到。卧病多年的父亲需要她,妻子需要他,还有一双未成年的孩子都需要他。
何天杰站在高高的烟囱上朝下看,妻子仰着脸专注地看着他,不到两岁的女儿蹲在地上自己玩耍,偏瘫的父亲靠在墙角。只要有父亲在,他干起活来心里才踏实,把父亲一个人留在家里,他实在不放心。
何天杰的父亲看这么多人关注自己的孩子,心里很开心,嗫嗫嚅嚅着:“俺杰娃命苦,十五六岁就没了娘。家里穷,初中没读完就失学,打工赚钱供弟妹读书。”
长长的涎水沿着老汉的嘴角直往下淌,没有人理会他,他还含糊不清地接着说:“俺峰娃脑瓜子好使,聪明着呢。”
晌午,何天杰从烟囱上一级一级地往下挪。手扶梯只延续到离地面一两米的地方,他手一松,一下子就跳到地面上。
妻子端来一盆清水,看丈夫脸上的汗水早已被高空的风吹干,只留下一道道污痕,像随意涂抹的水墨画,竭力忍了不笑。
妻子从冶炼厂职工食堂买来了饭菜,一家人蹲在墙角就着干粮吃。妻子心疼何天杰,又去街上饭店里给他买了一个猪头肉合。他舍不得,留一半给父亲,自己吃一半。
这时,又有三三两两的工人围拢来,关切地问:“上这样高的烟囱干活,你不怕?”。
“不怕!”何天杰回答很干脆,顿了顿,又觉得需要作点补充才会让人放心:“我以前跟专业队干过。”
他还想说,只要脚底下干干净净的,每一块砖均匀地打下去,就不会出问题。但他没有说出来,这些人不会明白,烟囱上的活儿真的很不容易,有的烟囱内嵌有钢筋和水泥,拆起来特别费力气。还有,脚下每挪动一次都要小心再小心,稍一打滑就可能会掉落下来。
何天杰想起自己以前经历的一次“险情”,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。这座烟囱用了很少的钢筋,他只得把安全绳拴在爬梯的铁环上,确定绑得结实了,才敢站在烟囱上沿,抡动铁锤。
“你敢不敢往下看?”工人也好奇。
“当然要向下看,时间长就不怕了。”
何天杰不爱说话,但说起自己一岁多女儿的时候,他还禁不住比划了一下:“她呀,会唱歌、会跳舞,一走到音响店附近,她就会兴奋地跳啊跳......”
何天杰知道这种高空活儿很危险,曾经有一个工友不小心从烟囱上掉下来,钱没赚到,命也搭进去了。干这种活儿,都得事先和雇主签下生死契约,出了事一概自己负责。说好价钱就开工,安全保证全在自己,一旦出了事,原则上是自认倒霉。这一次,他觉得有钱可赚,才自己冒险揽下了这桩差事。
何天杰吃完饭,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香烟,点燃了,找一个墙角蹲下来,一声不响。他默默地仰望那高高的烟囱,若有所思。
大概测算了一下,这烟囱大约有四五十米高,一上午憋足了劲才敲掉二十多层,只有一米多高,这样算下来至少还得二十多天,而要清运这些垃圾,没有月儿四十肯定不行。何天杰心里琢磨着,再这样干肯定不行,不但赚不到钱,还会误了工期,一定得另想办法。
孙厂长看到何天杰行动这么快,心里很高兴,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特意绕过来夸奖了一番。下午回来,却不见他有什么动静,孙厂长不知道何天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想要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干。
第二天,只见他爬上烟囱,测量,比划,还在烟囱上作了记号。
第三天,不见他人来。
第四天,还不见他有任何动静。
五天过去了,何天杰还没有露面。孙厂长猜不透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,反正有合同在,他拆不掉,得倒赔我钱。
第六天,只见何天杰一大早就赶来了。拖拉机上拉了他那瘫痪的爹,还有一些厚薄均匀的木条、木块,一桶柴油。那把大铁锤旁边,多了一把小铁锤,还有几个錾子。
何天杰开始往烟囱上爬,身上多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兜,里面装了蘸了柴油的木楔子。
何天杰吊在烟囱上面,晃晃悠悠的,用锤子和錾子先凿出四个大洞,然后吊上木条,穿进洞里,再用木楔固定好了,然后一块一块地剔除一圈一圈的红砖块。
傍晚,等冶炼厂的工人们下班走完了,他又飞快地爬上烟囱。只见他往那些木块上浇上汽油,掏出打火机,点燃了,再迅速滑到地面上。熊熊燃烧的火焰,像哪吒的风火轮,在半空中盘旋,飞舞。
何天杰看着那火苗越来越弱,渐渐熄灭,仿佛看到那一截烟囱也慢慢地往下移。只听得轰隆一声,眼前腾起一股烟尘,那截烟囱正好跌落进下面的烟筒里。何天杰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女儿已经睡着了,何天杰赶紧招呼妻子捡了一拖拉机砖块,拉上父亲、妻子和女儿,高高兴兴地回了家。
那一天,阴沉沉的,好像要下雨,何天杰一个人来到了工地。妻子在家里打电话,打不通,再打,还是打不通。妻子急坏了,心急火燎地跑来,看到何天杰湿淋淋的正躲在烟囱边避雨。夫妻一见面就抱在一起,哭了。不知是雨水,还是泪水,濡湿了何天杰结实的胸膛。
白天,何天杰爬烟囱,剔缝,塞木条;傍晚,再爬上去点燃,下来,得意地看那烟囱一段一地坍塌。就这样,高高的烟囱一截一截地缩短,变矮。没过几天,那道高耸入云的烟囱居然只剩下一米多高,何天杰家的院子里堆起来的砖垛也越来越大。
在孙厂长的印象中,他应该天天站在烟囱的顶端,抡着铁锤,那高高的砖垛烟囱在他的锤下一层层剥落,真没想到,这小子还有这种鬼点子。
孙厂长做梦没想到,这小子这么容易就把这座烟囱给拆除得干干净净。他既感觉爽快,又说不清哪里很不爽。这小子一天就赚一千多块,这钱赚得也太容易了吧。孙厂长心里一嘀咕,便不肯兑现当初的承诺,故意拖着不肯给付。
何天杰没想到这个孙厂长也会这样不讲信用,原来说好的,这边活儿一结束,那边就付钱。现在呢,烟囱拆完了,工钱却迟迟拿不到。
有人怂恿何天杰去打官司,手里有合同,白纸黑字,一告一个准。何天杰说,我一个农民,实在耗不起这个官司。回家的路上,何天杰忽然想起瘫痪多年的老爹,灵机一动。
第二天,何天杰再去乡里集市上趴活儿,顺便拉了老爹来守在冶炼厂大门口。他怕老爹不舒服,还带来了家里的藤椅,让老爹半躺半卧着,旁边还放了一个脏兮兮的便桶。
高高的梧桐树摇曳着盛夏的炎热,腥臊的气味在冶炼厂门口漂浮不定。
一天过去了,孙厂长视而不见。
第二天,孙厂长无动于衷。
第三天,孙厂长玩起了空城记,说是到外地出差了,避而不见。
第四天,厂里的工人看不下去了,议论纷纷。
第五天,来冶炼厂洽谈生意的客户刚走到大门口,看到这一幕,不禁皱眉,掩口,屏息,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
......
第八天早上,何天杰刚把父亲安顿好,正要离开,只听得孙厂长在二楼走廊上大声叫喊:“你这小子,赶紧把你爹弄走!”
何天杰没抬头,讷讷地说:“你把工钱付我,我就把爹拉走。”
孙厂长招招手,说:“你上来吧。”
何天杰转身回来,跟着孙厂长进了办公室。
孙厂长从抽屉里摸出一沓钱,扔过来。
何天杰用手蘸着唾沫,数了一遍,又数了一遍,抽起几张对着窗口的太阳光照照,又用力抖了抖,听到沙沙响,才放心地装进内衣兜里。
何天杰走近孙厂长一步,问:“怎么才一万?这数目不对。”
孙厂长乜斜着眼睛,冷冷地问:“怎么不对了?”
何天杰从衣兜里掏出那张合同,摊开,放在孙厂长面前,指着说:“这上面说好的一万二呢。”
孙厂长瞪着何天杰,恨恨地说:“那两千不是说了给我的?”
何天杰说:“那不行,这两千块是我爹的!”

共 54 5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故事非常简单,冶炼厂里要拆除一个报废的搞烟筒。由于各种环境条件的局限,无法采用爆破拆除,只能用人工方法。可是因为烟筒太高,又曾经摔死个人,谁也不愿意干。一个叫何天杰的小伙子为了一家生计,当然包括讨回本就属于自己的煤炭货款2000元,冒险接下这个活,他凭借自己过人的胆气和智慧成功地拆除了烟筒。可冶炼厂的孙厂长却不愿意按照合约付款,逼得他再一次采用非常规手段,终于拿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。小说人物刻画栩栩如生,让人物通过总觉得行为和语言树立起来,同时完成整个情节的发展,是很不错的短篇小说。感谢赐稿梧桐文苑【编辑:江南铁鹰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412160054】
2 楼 文友: 2014-12-14 00:44:04 江山风水地,佳木择地依。
文文皆相重,桐凤两相宜。
梧树好筑巢,桐叶片片娇。
百鸟朝凤时,江山景更好。
欣赏老师佳作,梧桐因你而精彩!问好,祝创作愉快!
4 楼 文友: 2014-12-16 21: 2: 6 烟囱,是一个时代的象征,也是一个地区富裕的象征。一个后院里有烟囱的人,一定不凡。烟囱,有时也会给人带来不幸,孙厂长,就摊上了这事,作者运用幽趣的笔墨,给人们展示了一个机灵的农民,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对待一个无赖的厂长。
5 楼 文友: 2015-04-02 15:44:25 文笔老道!看的脚底板直出冷汗!赞!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5-04-0 08:08:08 感谢雁南的阅读和点评!问好!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
小儿小便黄
金银花露可以天天喝吗
止泻的药哪个好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