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影视

农村市场山寨食品亟待关注奢侈品市场和消费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17:07:39

农村小学140名学生仅7名老师 英语体育课成摆设

李市镇1所乡村小学门口,黑板上写着“百年大计”,现实是全镇6所乡村小学都面临师资缺乏的困境。

地点:湖北沙洋县李市镇

乡言:有时为自己找理由——大家都是这样,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没有热忱,是在误人子弟,心里很矛盾,又实在无可奈何……

——一名干了近30年的乡村教师

过年去给小姨拜年,她跟我讲起支教的经历。

40岁的小姨,上世纪90年代时从师范大学毕业,一直在李市镇中心学校任教。

2011年9月,小姨到李市镇1所乡村小学支教,恰逢周一凌晨,遇上学校升旗仪式。

校长从办公室拿出一面国旗,系在一条绿色的尼龙绳上,绑着尼龙绳的旗杆本来有油漆,因风吹日晒只剩下铁锈。

“看旗子。”校长转头指挥着学生们,不到1分钟,仪式结束。

小姨问校长:“升旗不唱国歌吗?”

校长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孩子们都不会唱,我们这儿没音乐老师,没人教,要不你教……”

这个小学有140名学生,包括校长在内只有7名老师。校长坦言,教师年龄普遍偏大,数年没有“新鲜血液”加入。

李市镇6所同等范围的乡村小学,无一例外遇到了这些问题。

音乐体育课就是“集体放羊”

教唱国歌的活儿,小姨和另一名支教的谭老师揽了下来。两人花了一节课的时间,分别教会3个年级的学生唱国歌。

由于嗓子好,会唱几首歌,小姨和谭老师一度被“簇拥”为学校里的“歌星”。

小姨说,一个孩子跟她诉苦:“老师,我们自从一年级时上过一堂音乐课后,就再没有在学校唱过歌。”

这句话让小姨心酸。

不单是没有音乐课,课表上排列的英语、体育、思想品德等课程,在这个乡村小学同样只是摆设而已。

遇上这些课程,孩子们就成了“集体放羊”,他们在操场上撒欢、打弹子,在草丛里用草叶“钓虫子”,老师们则在一旁看着别出事就行。

而小姨数年前曾任教的镇中心小学,离这里不过20千米,却是另外一番光景:各类课程均有安排,教师配备齐全。

“如果不是去支教,我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农村教育是这个模样。”小姨说。

师资缺少下的官方“支教”行动

小姨的故乡并不是偏僻贫困的地方,江汉平原的小镇,也素有“鱼米之乡”的称谓。即便是各村说不上富裕,但生活不成问题。

她记忆中保存的是“那里有炊烟、那里就有学校”时期的教育模式。她说,当时,“村村办学”是农村教育的主流,乡村小学也能向外输出很多优秀的学生。

但现在看来,乡村小学的凋敝仿佛成为不可挽回的事实。

据小姨了解,整个小镇所辖的6所乡村小学,每所都面临着师资匮乏的状态,8年左右的时间里几近都没有年轻老师前来任教。

为应对这1现状,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实行一项新规定:要求镇中心小学和中学抽调出部份老师前往乡村小学,给予一定的物资嘉奖和优先当选“高级教师”的政策。

事实上,这些前来支教的老师们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,部分乃至行将退休,乡村学校的孩子们称他们为“爷爷奶奶老师”。40岁的小姨苦笑说,自己在这个队伍里还算是年轻人。

依照教育部、财政部《关于制定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意见》,小学阶段的师生比为:城市19∶1,县镇21∶1,农村小学23∶1;中学阶段城市13.5∶1,县镇16∶1,农村18∶1。

小姨认为,这还是一种为城市服务的标准,“农村人口分散,交通不便,很难达到这样的范围。因此,师生比例不应更大而应更小。”

“一所有6个年级的小学,最少有12名老师才够保持正常的运转。”小姨说,李市镇的另外一所乡村小学,因师资缺少,被迫将6个年级缩减为5个,6年级的学生只能分散到别的小学就读。

现实情况是,即使有支教师源的加入,乡村小学的师生比例依然不能达标。小姨支教,1人担负着数学、音乐、思想品德3门课程。

同学谈工资农村教师“受屈辱”

当了10多年的教师,小姨的工资从最初的92.8元涨到将近2000元。但同社会上其他相同知识层次的人员相比,小姨坚持认为农村中小学教师的待遇最低,这也是师源缺少的原因。

《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规定》写明:“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经费以财政拨款为主,多渠道张罗,在地方教育事业费中专项列支。”

但真实的情况是,很多农村地区难以落实。小姨说,越来越多的教师不愿到农村中小学任教,对农村基础教育事业,价值观上普遍存在一种冷淡感和排挤感,选择农村中小学教师职业有着难以言状的“被迫性”。

我的一位做小学教师的同学,很赞同小姨的说法。

每逢同学聚会,这位同学就很为难。她住的宿舍是平房,就在学校的一角,条件较差。大家谈论工资时,她坦言“有点儿蒙受屈辱”。

她的理解中,经济地位低下造成社会地位的低下。她的热情其实不在工作中,而是在如何能找到关系、走后门,离开农村,去县里或市里小学任职。

抱有相同想法的人并很多,小姨的记忆里,去年1年中,全部小镇的学校里,有10来人停薪留职,十来人“跳槽”,还有部分人离去或另寻前途,新人却没有补充一个。

城乡差距、地域差距也造成了农村中小学优秀教师外流。小姨说,现在很多农村骨干教师跳槽到县城或经济发达地区,如果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调动,干脆自动离职去打工,一年的收入能增好几倍。

同为教师的小姨夫就在几年前离开故乡,前往厦门的一家私立学校教书,收入的确可观。

被现实裹挟的农村小学教师们

乡村学校急缺教师,镇中心的学校却是“人浮于事”。

小姨介绍,她所在的中学具有100多个教师编制,最少30个“有名无实”,只是挂着职称,领着工资,从未走上讲台一步。

“现在就是需要的难来,来到的难稳。”小姨说。

即便一些优秀教师被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采取的相关措施留了下来,但仍是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乃至有些悲观失望,消极应付。

随着学校生源逐年减少,乡村学校的教育经费日趋困难。小姨支教的学校,连正常的教学和教研活动都难以如期展开,更没法拿出经费派人到外地学习取经或参加县级、市级的学习培训,“几乎都没有进步的空间。”小姨说。

在李市镇新城乡,我遇到一位已在乡村小学教书育人近30年的老教师,他坦言,想改变自己,却发现已被现实的乡村教育环境所裹挟:“有时为自己找理由——大家都是这样,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没有热忱,是在误人子弟,心里很矛盾,又实在无可奈何……”

本报 朱柳笛

分享到:

藤黄健骨丸能治骨刺吗
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
滑膜炎的治疗方法
吃什么能活血化瘀消肿止痛
儿童什么季节补钙最佳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